您的位置 : 二筒閱讀網 > 女生 > 青春校園 > 入獄後我被渣攻的白月光撩了

更新時間:2019-02-19 15:48:05

入獄後我被渣攻的白月光撩了

入獄後我被渣攻的白月光撩了 臉先着地 著

溫如故黎恩 現代武俠玄幻仙俠

《入獄後我被渣攻的白月光撩了》小說簡介主人公叫溫如故黎恩的小說叫《入獄後我被渣攻的白月光撩了》,本小說的作者是臉先着地創作的耽美小說,内容主要講述:渣攻害我入獄,睡他白月光出氣!【冰山美人典獄長攻x雙性腹黑天才受】我,黎恩,天之驕子,化學系高材生。我家境優越,精通六國語言,還有一個道上混的男友。從前我以為男友不碰我是因為他不舉,沒想到是他心裡有個白月光,還一心想要把我全家殺光光。當被渣攻陷害入獄,...

精彩章節試讀:

《入獄後我被渣攻的白月光撩了》小說簡介

主人公叫溫如故黎恩的小說叫《入獄後我被渣攻的白月光撩了》,本小說的作者是臉先着地創作的耽美小說,内容主要講述:渣攻害我入獄,睡他白月光出氣!【冰山美人典獄長攻x雙性腹黑天才受】我,黎恩,天之驕子,化學系高材生。我家境優越,精通六國語言,還有一個道上混的男友。從前我以為男友不碰我是因為他不舉,沒想到是他心裡有個白月光,還一心想要把我全家殺光光。當被渣攻陷害入獄,典獄長居然是渣攻求而不得的暗戀對象,我還能怎麼辦?當然是睡了他啊!看我左手一個複仇,右手一個虐渣,躺在美人攻的懷裡黑化。原諒渣男是上帝的任務,而我的任務是送他見上帝!...

《入獄後我被渣攻的白月光撩了》 41他抱我幹什麼呀 免費試讀

我尋思着我應該找個時間和這個瘋子見上一面,如果他真的有大塊頭說的那麼厲害的話,那麼……

他不是個可怕的敵人,就是個極佳的助手。

整個放風時間,大塊頭他一直在我耳邊念念叨叨着勾搭D區大佬的事。

“你就這麼怕我死了,你又被找麻煩?”

他撓撓頭,嘿嘿地笑:“沒辦法,别的區都有人罩着,我們A區沒有,我這也是為了求生……”

“你的獄友不是很厲害嗎?”

“他厲害是他的事,但是他并沒有罩任何人的打算,他這人不參與任何紛争的。”

他說着拍拍我的肩:“雖然我演戲陷害你,但是我很看好你的,顔值即是正義,知識就是力量,我相信你一定會成為我們A區的老大。”

我拍開他的手,冷漠道:“我也不愛參與糾紛。”

說完我就走了,全程不再理會他。

我本來都已經放棄跟溫如故那塊又臭又硬的石頭打交道了,但是,聽到大塊頭說了監獄這麼多複雜的事,我意識到我還是需要溫如故的幫助。

一次不行,那就兩次,我總有一天能說動溫如故潛規則我的。1

當天回監獄後,我看到我洗幹淨疊好的白襯衣,知道機會又來了。

上次溫如故不是讓我把衣服洗幹淨拿去還嘛,我這就去。

兩件襯衣,兩條褲子,不就意味着可以去四次?

我突然發現自己很雞賊,不對,很機智。

休閑時間,我抱着衣服,輕車熟路地走上了路。

這條路基本沒人,我已經不是第一次來,心情放松得很,甚至哼起了歌。

哼着哼着,我聽到了低低的笑聲。

我頓時停了下來,轉過身,聲音來自後方。

那四個之前找過我麻煩的男人從拐角處走出來,笑道:“心情不錯呀,高材生。”

我頭發都快豎起來了。

他們逆着光,臉上的橫肉一顫一顫,極為兇狠。

“那天你拿鬼火吓唬我們,還真被你吓到了,呵,高材生啊,給你厲害壞了!”

“以為吓一吓就能解決了?你想得太美了,告訴你,你成功地惹怒了我們四個人……”

他們轉動脖子,咔咔直響,指骨也掰得響亮。

“等等,我有話要說。”我突然打斷他們。

他們一愣,看我顫巍巍地擡手,指着他們身後道:“你們不是五個人嗎?”

四個男人頓時臉色大變,齊齊回頭:“什麼?”

他們的後背空空如也,根本沒有我說的第五個人,等他們扭頭回來看我時,我已經撒丫子跑了。

**還好我機智啊!

我剛才怎麼就這麼機靈呢!還好騙住了他們,自己可以抽時間逃跑。

不過……好像也沒有什麼用啊。

“站住!站住!”

“你敢騙我們,你死定了!站住!”

“啊啊啊啊啊——救命啊!救命!”我又不傻,我會站住才怪了!

我們幾個人在偏僻漆黑的走道上追逐,我已經使出了吃奶的力氣跑了,可他們人高馬大腿也長,居然很快就要追上來了。

“救命!救命!”

我一邊跑一邊求救,心髒失了控地狂跳,更糟糕的是,我呼吸好像也要失控了。

糟了!我才想起來,我有過度呼吸,不能劇烈運動。

“給我站住!你以為你跑得掉嗎?”

“你死定了!”

聽着他們的威脅,我心裡更亂,忍不住回頭看他們離我還有多遠,一不留神,我狠狠摔了一跤。

“啊——”

完了,這次是真的完了。

我眼前黑乎乎的,越着急爬起越是不能成功,他們的腳步聲已經距離我不到一米了。

“你死定了……啊!”

我突然聽到有人爆發一陣慘叫,我擡頭看,還沒看清,隻見一個黑影迅速出手,一拳打飛一個。

接着黑影一個利落的轉身,飛出一腳,又踢上另一人的下巴,頓時那人痛嚎倒地。

其餘兩人都懵了,不到三秒中的時間就倒了兩人,幾乎是一秒一個。

他們也沒來得及分辨黑影究竟是誰,直接沖上去。

這次黑影更快了,一個肘擊一個膝頂,不到兩秒,又是兩個人倒地。

“溫如……呃……”

我看身形覺得莫名熟悉,剛想确認是不是溫如故,忽然發現自己說不出話來了。

糟糕,病發了。

溫如故迅速地将地上四個人反铐成一串之後,從後腰抽出警棍,道:“監獄内不允許尋釁滋事,你們已經違背規則,自己走去領罰,不要等我動手。”

地上那四個蠕動哀嚎的家夥本來還不服,聽到是溫如故的聲音之後,頓時就蔫吧了。

“典獄長……”

“是是是,典獄長。”

“滾吧。”

溫如故把他完全沒派上用場的警棍又插了回去,這才轉身察看我的情況。

“你怎麼樣?”

“呃……呃……”

我漲得滿臉通紅,溫如故馬上就反應過來了。

“屏住呼吸,沒事了,慢一點。”

他把我的臉摁進懷裡,胸膛起伏不停,像是匆忙跑過來的,有淡淡的汗味,還有我熟悉的檸檬草香。

也許是從一開始發病就是在他懷裡安靜下來的,現在聞到他的味道,我幾乎是立刻就感到安心,冷靜得特别快。

“慢慢來……慢慢來……沒事的。”

他一手緊緊摁着我的後腦,另一隻手卻溫柔地撫摸我的頭頂,我感受到水漫過一樣的溫暖時,居然有點想哭。

盡管他的撫摸可能沒有别的深意,對我也沒有多餘的感情,但我就是不由自主地想到寵我愛我的父母。

我吸吸鼻子,他聽到動靜,放開了些:“好了嗎?”

我這時已經能夠自主呼吸了,應該是已經熬過去了,卻鬼使神差地沒有回應,反而往他懷裡又鑽了鑽。

他愣了愣,不知道有沒有察覺出什麼,反正是沒有拆穿我,不過也沒有再抱緊我了。

他的手搭在我肩膀上,順勢滑到手臂,突然摸到一手濕漉漉,他擡起手掌道:“你手臂流血了?”

我被他摸到的時候就覺得痛,這會兒順勢把頭擡起來。

“好像是剛才跑的時候刮到牆壁了……嘶——”

“我看看,掉了一層皮,血肉模糊,去醫務室吧。”

我聽完他的形容覺得更疼了,“好。”

他二話不說把我抱起,我被他抱出了十米的距離之後,才後知後覺意識到不對。

等會兒,我手臂受傷,又不是腳,他抱**什麼呀?

猜你喜歡

  1. 現代小說
  2. 武俠小說
  3. 玄幻小說
  4. 仙俠小說

網友評論

還可以輸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