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二筒閱讀網 > 女生 > 同人小說 > 影伏

更新時間:2019-03-07 11:44:56

影伏

影伏 寤言不寐 著

孟溪顧方誠 重生虐戀校園遊戲

小說主人公是孟溪顧方誠的小說叫做《影伏》,這本小說的作者是寤言不寐傾心創作的一本同人小說小說,情節引人入勝,非常推薦。主要講的是:“終有一日,你會站在勐臘幽靜的山林裡,撫摸身上叢橫交錯的傷痕,目睹贻害百年的制毒工廠化作一片灰燼。”“你會明白,當年所放棄的陽光,在這一刻擁有了無可替代的意義。”“有一些事,總要有人去做……”卧底的道路太過孤單,總要尋個伴。顧方誠:“你幹嘛一個人去,不怕沒人收屍?”孟溪:“滾犢子...

精彩章節試讀:

《影伏》 第四章 特殊待遇 免費試讀

"老師。"馬佑山壓低嗓音道。若不是他精心安排的人員名單被老師稀裡糊塗安插一個人進去,他恐怕也不會登門質問。

"佑山啊,老師知道你想問什麼。"暗歎口氣,胡理站起身來,繞到馬佑山身後。自從大半年前那日馬佑山突然現身學校,性格便全然大變,往日的開朗樂觀再也不見,取而代之的是陰沉憂愁和沉默寡言。問他到底發生了什麼也不肯松口,還是他幾經周轉,托了不少關系,才勉強打聽到一些消息。

"不就是放了個人進去嘛,不影響你的打算,你照常上課便是。"輕輕地拍在馬佑山肩頭,胡理加沉語氣道。

馬佑山抄起桌上的名單,翻出孟溪與顧方誠所在的那頁,指着白璟然的名字冷聲道:"一顆老鼠屎,能壞一鍋湯。把人調走。"

他好不容易從這屆學生中挑選出這三名有潛質有特性的人才,正打算傾盡心力用四年時間将他們培養出來,輸送到部裡彌補他任務失敗的過失,沒成想開學第一天,他就發現他安排好的三人寝室瞬間便多出一人。

白璟然,走後門進入偵查系的二世祖,公子哥。

"佑山呐,不過就是個寝室安排,有什麼問題嘛。你要訓練照常訓練,幹嘛非要把人調走。"胡理語重心長地邊說邊拍打馬佑山僵硬的肩膀,"再說了,你瞧其他哪個宿舍樓還有空床位,我能把人往哪兒調。我總不能給他單獨安排一間宿舍吧,這可不合規矩。"

馬佑山張口有些語塞,他來之前确确實實也核實過,其餘新生宿舍全部滿員,半個空位都沒有。

"他才英語系的分數,為什麼調到我偵查系來?"一關攻不下,換個山頭便是。他一定要把白璟然踢出他的視野。

"他家那麼有錢,想讀什麼樣的學校不行,非得到警校來受罪?"

"就是太有錢了,才來警校的嘛,安全。"

說着,胡理彎下腰去,從抽屜中抽出兩份文件遞給馬佑山,"這是白家對學校的無償捐贈,這樣一批資金,幾乎能夠将學校陳舊的設備全數翻新。再加上白璟然是當年犧牲的老戰友的外孫,他外公親自給我打的電話,佑山啊,你說,我能不答應嗎?"

馬佑山将手中資料快速浏覽一遍,徹底語塞。他太明白白家捐贈的這麼大一筆金額對學院來說意味着什麼,老校長之前便是為了資金一事整天操勞過度,他雖然不說,卻始終看在眼底。現在怎麼又鑽出個犧牲的老戰友。

"什麼老戰友"

"是我年輕時當警察的同事,因公犧牲了,這白璟然是她的外孫。"

"我查過他的檔案,明明他自己報的就是英語系,學校為什麼給他改專業"

"我們學校偵查系是龍頭嘛,畢業證上看着也光鮮不是。"

可是這白璟然……

"你看他這成績,太糟糕。"

"他……英語好,英語好。"胡理也知道白璟然幾斤幾兩,隻好苦笑道,"他英語成績可有一百四十多分,在我們學校可算是首屈一指。"

馬佑山心中碎罵:英語好有個屁用,與他偵查系何幹。

"就一個學期,如果他通不過考核,我立刻給他轉專業,這總可以吧。不然我這老戰友那裡,着實是交不了差。"瞧清馬佑山眸底的糾結之意,胡理腰背微微佝偻,語态遲緩妥協道。

再要推脫就毫無道理,馬佑山定在原地反反複複糾結好一陣,胡理也不催他,終于忍下心中不快:"隻給半個學期,達不到我的目标,就立刻讓他滾蛋。"

"好好。"在馬佑山瞧不見的地方,胡理眼中冒出一縷賊光,寫滿了算計,總算把人暫時安撫住。望向馬佑山孤單離去的背影,重新落座的胡理輕歎口氣,心道:希望這一次雷闫的計劃能夠讓佑山重新振作起來吧,不然這孩子,可就真廢了……

……

二零三宿舍

"走吧,咱們食堂吃飯去。"瞧指針快到正午十二點,胃裡早就一空的顧方誠率先從床上蹦起,招呼餘下三人一道前往。

"别啊,咱就不吃食堂了吧。"白璟然坐在椅凳上,揚起手中剛剛熄滅屏幕的手機,笑道:"門口有一家不錯的飯店,我剛訂了位置,算是我做東,請大家吃第一頓飯,大家将來多關照。"

他已經完全想通,這鬼地方就不是人待的,半個月後開始籌備,一個月後鐵定離開警校。既然計劃制定清楚,那他這段時間自然也不能苦着自己,有得吃不能錯過,委屈自己可憐的胃。

聽見有人做東,馮哲立馬将頭從上鋪伸了出來,瞧向自己隔壁的白璟然,有幾分猶豫:"出去吃飯集合不會遲到吧?"

顧方誠雙臂撐在床沿上,一躍便從上鋪翻下,蹲在地上就開始系鞋帶,嘴裡趕忙道:"來得及來得及,我打聽過,下午兩點半刑樓集合,現在還早着呢。"有冤大頭願意請客吃飯,他自然求之不得。食堂的飯菜哪兒比得上外面的館子,再加上白少爺的身價,怎麼也不可能掉檔次。

馮哲見狀,也從上鋪利落的翻下,準備一道離開。

"欸,孟溪你不一起嗎?"穿好鞋子,馮哲發現坐在書桌前的孟溪始終沒有動靜,有些疑惑。

孟溪将手中的書籍翻到下一頁,平靜地回道:"不用了,你們去吧。"

"得嘞,看來孟同學是鐵了心要把自己孤僻起來,你也别勸他。"抄手站在門邊,顧方誠嘴角一撇,邊說話邊打量着孟溪,真是夠可以的,人家這是瞧不上咱。從進屋收拾完行李,孟溪便開始認真學習。據他有心觀察,除了上一次廁所之外,其他時間連絲毫走神都沒有,更是沒有半個字從那張嘴中飄出。

在書頁上勾畫的筆尖瞬間停滞,孟溪心中突然回想起臨上火車前,張嬸的勸導:"小溪啊,你很聰明很優秀,這一點我和你張叔都很放心。可你到了學校,不能再這麼不說話,不和别人做朋友,你知道嗎?你現在普通話說得很标準了,不會有人笑話你的口音。到了學校,和同班同學,和你室友要好好相處,多向他們學習……"

"是啊,孟溪,一道吧。好歹我們分到一個寝室呢,以後可要做兄弟的。"馮哲見孟溪停下手中動作,感覺有戲,立馬加入勸說陣營。

"趕緊的,食堂多難吃,哥帶你去吃好吃的。"顧方誠也不管孟溪答不答應,一把便将他從椅子上拽起,朝門外拖去。

手腕反轉,下壓,孟溪瞬間掙脫顧方誠的控制,定在原地。卻在下一秒被馮哲推搡,徑直走出宿舍。"走吧,别想了,就吃頓飯而已。"

綴在已經勾肩搭背的顧方誠和白璟然身後,孟溪刻意控制腳步,與顧方誠保持安全距離,在心中暗自打量。

這個人甫一見面便與他産生糾紛,手腳更不安分。虧就虧在,這個人身手不差。雖然打起來不如自己有章法,更多的是流氓陰招,可兩次對手下來,他硬是沒有讨到半分好。

他來有他必須要達成的目的,既然如此,還是遠離顧方誠要更加穩妥。

一邊琢磨接下來的學習生活模式,四人一面下到了一樓。

下意識地瞥向水房門衛處,孟溪想要尋到早晨遇見的那位老大爺,對他道謝。要不是老大爺好心指路,他恐怕也要在校園裡轉上半圈,都找不見這個十三宿舍樓。然而水房門衛室卻空無一人,沒有老大爺的身影。

"不對啊……"走在最前端的白璟然突然停下腳步,回頭望向孟溪身後。

顧方誠跟着他停下,回頭瞧向孟溪:"怎麼了?"

"整棟樓,好像就隻有我們在。"他從小到大到哪兒都是特殊對待,自然對異常以及别人的注視格外敏感。從今早進入宿舍樓開始,一直到他們現在離開。整棟十三宿舍樓都安安靜靜,沒有絲毫他人的聲響,這不應該啊,難道說整棟樓就隻有他們四人?

"就這事兒?"顧方誠見他神情嚴肅,還以為出了什麼要被退學的大事,結果沒想到就這麼簡單。

聳了聳肩,顧方誠解釋道:"這棟樓目前的确隻有我們在,其他新生都安排到十,十一,十二,三棟樓入住。據我今早從學長那裡打聽來的消息,這棟樓以前是幹訓所,因為校舍不夠才征用作為我們的宿舍樓。其他寝室都是大三的學長住,咱們運氣好,老天爺賞光,讓我們住這裡。"

"怪說不得,大一就我們四個有這待遇呀,特殊人才待遇果然不一樣。"馮哲這才恍然大悟,他怎麼說宿舍樓裡又是獨衛,又是熱水供應。還和其他新生六人間不一樣,他們可是四人間,寬敞舒服得多。

孟溪不露聲色地掃過白璟然,天上不會平白無故掉下餡餅。他們之所以被優待,恐怕是和這位來頭不小的公子哥有關系。

眼珠子轉上兩圈,白璟然顯然也回過味來,笑着搖頭。"看來老天爺對我還不錯,走吧,吃飯去。"說完便拍了拍顧方誠的肩膀,大步流星地向校外走去。

猜你喜歡

  1. 重生小說
  2. 虐戀小說
  3. 校園小說
  4. 遊戲小說

網友評論

還可以輸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