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二筒閱讀網 > 男生 > 都市生活 > 龍魂兵王

更新時間:2019-03-31 09:19:35

龍魂兵王

龍魂兵王 藍亞 著

陸銘霍玉鳳 架空總裁科幻古言

《龍魂兵王》是作者藍亞寫的一本社會都市類小說,内容新穎,文筆成熟,值得一看。《龍魂兵王》精彩章節節選:因一次奇遇,陸銘吃掉了一條龍,不但體質巨變,還擁有了神奇的力量。 各國政要、總統,國際财團總裁:“銘哥,給我一滴血,我願意用全部身家來換。” 各色美女:“銘哥,給我一次機會吧,就一次。”...

精彩章節試讀:

《龍魂兵王》 第7章 龍語 免費試讀


"爸,我有辦法。"

雲可天不由得脫口而出道。

"什麼辦法?"

雲可天的母親,穆維珍一臉激動的問道。

"我剛剛聽說了一條消息,說是有個忘憂雜貨鋪的老闆,可以幫人解決任何麻煩,我可以去找他,說不定他會有辦法的。"

穆維珍原本欣喜的眼神,迅速暗淡下來,對着雲可天訓斥道。

"你都二十多歲了,怎麼還會這麼蠢,相信那些江湖騙子的話,這個世界,根本就不存在這樣的人。"

"是啊,天兒,你還是太過稚嫩,一國之主,都不見得敢說出這樣的話,我讓你出去是讓你曆練人情世故,你可不要被那些江湖術士所騙。"

雲可天的父母,都是高級知識分子,堅定的唯物主義者,尤其是穆維珍,出自書香門第,又極為有主見,對江湖上那一套很反感,也從不讓雲可天跟江湖上的人來往。

雲可天說出這番話,讓雲勝國和穆維珍顯得十分失望。

雲可天一看父母的神色,頓時不敢在多說,但是自己心中卻打定了主意。

父親癌症晚期,父母兩人心情都極度不好,不能在這個時候去頂撞他們。

"爸媽,我知錯了,剛才是因為着急爸爸的病情,在加上剛剛聽說這件事,沒怎麼想就說了出來,讓您二老失望了。"

看着低頭認錯的兒子,一臉威嚴的雲勝國,也露出慈祥的一面,安慰道。

"好了,這也說明你關心我,不是什麼大錯,不要放在心上了。"

"我已經托人,請了京城的國醫聖手過來,為你父親診治,希望會有所轉機,這件事,不要透漏給任何人,知道了嗎?"

穆維珍嚴厲的說道。

"知道了。"

雲可天的頭更低了,顯然,在家中,他更害怕他這個母親。

"好了,晚上我和你父親要去你外公家,晚飯你自己吃吧。"

說着,穆維珍攙起雲勝國,兩人出門而去。

雲可天知道,自己的外公是退休的京城大官,官場經驗豐富,兩人這是前去請教了。

父親的病,不光牽扯到他一個人,整個雲家,包裹母親穆家的命運,都将被改變,一點也大意不得。

不過剛好,兩人不再,正好給了他機會。

打發掉要為他準備晚飯的保姆,雲可天一頭鑽進了父親的書房。

憑着記憶,雲可天硬是打開了父親的保險櫃,從裡邊取出一個不到二尺的精緻木匣。

這個木匣隻有四指寬,一尺七八分長,陳舊的已經分不清是什麼木質,隻是外邊雕琢着,精美的不知名花枝圖案,一看就年代久遠,光是這個盒子,就價值不菲。

輕輕的掀開木匣,裡面靜靜的躺着一把尺許長的玉劍,通體透亮的玉劍之中,還有一滴血紅的,像鮮血一般的液體,在劍刃之中來回滾動,神奇不已。

捧着這把玉劍,雲可天顯得有些猶豫。

這件寶貝,是祖輩的家傳,據爺爺所說,這把玉劍是一位先祖的遺物,那位先祖,傳說還是一位修仙者。

對于這個傳說,雲勝國夫婦堅決否認,隻認為是一件古玩而已,隻有雲可天半信半疑,因為這把玉劍,看起來實在太過神奇。

其實,他不知道的是,雲勝國也很懷疑這個傳說,隻是他的身份,不容的他相信這些虛無缥缈的東西,他們,隻有一個信仰。

最終,雲可天還是一咬牙,找了個包,把這個木匣裝了起來,匆匆出門而去。

在珍貴的東西,終究是死物,怎麼可能和自己父親的生命相比。

片刻後,根據霍雨桐所說的地址,雲可天來到了忘憂雜貨鋪的門口。

深吸一口氣,雲可天推開兩扇陳舊的木門,走了進去。

"砰砰砰。"

看着陸銘睡的口水直流,雲可天隻好敲了敲門,說道。

"陸老闆,這麼早就睡了?"

陸銘睜開惺忪的睡眼,看清來人後,伸了個懶腰起身說道。

"雲公子大駕光臨,有失遠迎了。"

陸銘嘴上說的客氣,身體卻是出賣了他,還是一副慵懶的樣子,坐的東倒西歪,看樣子會随時倒下去睡着。

好不容易摸着根煙點燃,深吸了兩口,陸銘才好像精神了一點。

"坐吧。"陸銘說道。

雲可天四處看了一下,在一堆煙盒,方便面桶,廢紙,各種垃圾之中找到一個可以容身的地方,輕輕座下。

"雲公子有什麼事?"陸銘一邊吞雲吐霧一邊問道。

雲可天眼下一口唾沫,思量一番說道。

"聽說陸老闆能為别人解決任何麻煩?"

"是的。"

"我有個朋友,得了癌症,有辦法嗎?"

"有。"

聽到陸銘肯定的回答,雲可天震驚了。

"難道他是神的使者嗎?"

雲可天心中,不由得有了這麼荒誕的念頭,因為癌症,可是全世界都束手無策的病症,他也并不是抱着百分百的希望來的。

不過,現在能得到這麼肯定的答複,那是再好不過了。

至于陸銘是不是騙子,雲可天到是不擔心,在整個西北,還沒有人敢騙他雲家的東西。

就算是被騙了,雲可天也有足夠的信心,讓騙子付出應有的代價。

"既然陸老闆這麼肯定,那還真要麻煩一下您了,我一個朋友得了胃癌,晚期,希望您能想想辦法。"

雲可天十分認真的說道。

陸銘不假思索的說道:"沒問題,照規矩辦事。"

雲可天一點頭,摸出電話打了出去,說了幾句後挂斷。

片刻後,一個三十歲左右,一臉精悍的青年人,提着雲可天的包,從外面走了進來。

雲可天一招手,青年人把包遞給他,然後給了雲可天一個詢問的眼神。

雲可天一搖手,青年人轉身離去。

雲可天慎重的取出包裡的木匣,緩緩的遞了過去。

陸銘接了過來,随手打開,面無表情的看了一會,說道:"這件東西不錯,你的父親應該有救了。"

"你怎麼知道是我的父親?"雲可天驚訝的問道。

陸銘一笑道:"我瞎猜的,不要激動。"

雲可天長出一口氣,随即眉頭一皺道。

"陸老闆,這件事,還希望你能保密。"

"那是當然,我一向對客戶很負責的。"

"那就好,請問什麼時候能夠有消息,我的時間不多了。"

"明天吧,你留下聯系方式,明天我會找你的。"

"好好好。"

雲可天連忙留下自己的名片,他沒想到,事情這麼快會有眉目。

"就這樣吧,天色已晚,我就不留雲公子了。"

聽見了陸銘下逐客令,雲可天隻好告辭回家。

這時,才是晚上八點多,夜幕剛剛降臨。

雲可天走後,陸銘關上店門,轉身上了二樓。

取出木匣中的玉劍,仔細把玩了一會,陸銘臉上露出了笑意。

這把玉劍,其中蘊含着極大的能量,是一件用來獻祭再好不過的物品。

除了能獲得治療癌症的東西,應該還可以幫自己獲得不少好處。

"雲家還是有好東西的嘛。"

陸銘把玩着玉劍,看着裡面那一滴殷紅的血滴,贊賞了一句。

這把劍的能量,普通人無法察覺,但是陸銘卻是可也通過注入自己修煉出來的法力,感受到其中的能量。

這把劍的所有能量,都在于封印在其中的那一滴血中,看樣子是某個修行者,留下自己的精血給後代應急用的。

可惜,後世修行者日漸絕迹,這件寶貝,也就無人識貨了。

放下玉劍,陸銘又拿出了霍雨桐送來的玉佩,這件鳳形玉佩也是一件古物,含有淡淡的天地靈力,隻是,相比起這把劍,那就差遠了。

将玉佩也放在一邊,陸銘開始召喚龍神祭壇,準備獻祭。

隻見他雙手虛抱于胸前,口中吐出幾個沉悶而拗口的音節,讓人根本無法聽懂。

龍語!

這也是陸銘從記憶中得來,花費了數月時間,才勉強能夠使用幾個音節。

因為人的人體結構和巨龍不同,發音更是不一樣。

用人的身體構造,說出龍的語言,實在不是意見簡單的事。

但是,隻要精通了龍語,陸銘腦海中還有諸多威力強大的龍語法術,那時,他的實力可就更進一步了。

随着幾個拗口的音節結束,一股沛然的力量從陸銘身上散發出來,瞬間籠罩了整個房間。

這股力量四散而開,在房間形成一道結界,把這座房間和這個世界隔離下一刻,陸銘将玉劍拿在手中,看着桌上的玉佩,猶豫了一下,并沒有動它。

随後,陸銘口中又吐出一個沉悶的音節,仿佛巨龍嘶吼一般。

轉瞬間,陸銘就出現在另一個世界。

在一座巍峨的山巅,一條巨龍馱着一座巨大的宮殿,正默默望向天際。了開來。

猜你喜歡

  1. 架空小說
  2. 總裁小說
  3. 科幻小說
  4. 古言小說

網友評論

還可以輸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