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二筒閱讀網 > 女生 > 仙俠奇緣 > 星河迢迢月未歇

更新時間:2019-08-12 10:30:35

星河迢迢月未歇

星河迢迢月未歇 銀河有寄 著

荼翎未因 遊戲玄幻重生懸疑

甜寵新書《星河迢迢月未歇》是銀河有寄最新寫的一本仙俠類小說,故事中的主角是荼翎未因,情節引人入勝,非常推薦。主要講的是:緣起緣滅,花開花落。她誤闖進幽冥,誤入凡事糾纏,以為不過都是巧合,結果卻是劫數……傳說,天池能容納天地濁氣,洗滌靈魂,然而泉眼匿迹,幹涸萬年。六界之中,凝聚天地靈氣而生的泉眼,竟化成了形體,遁迹于六界之中。然而一番苦尋,人間危難未解,卻再來一難,混沌臨世,六界面臨巨大浩劫。隻有泉...

精彩章節試讀:

《星河迢迢月未歇》 第十一 免費試讀

十一

梁珂走路帶風,一路竟是沒了蹤影。

未因一急,使出了追蹤術,循着他的氣息一路追随過去。

到了王宮内院,才停了下來。

正要闖進去,卻聽見一女子的幽幽歎氣息。

“你為何如此?”是顧清河的聲音,她看着梁珂,神情晦澀,“你知道即使把我留在王城也沒用,我隻要我想,便能去。”

月影浮動下,未因實在看不真切梁珂的表情,隻聽他說:“倘若我是當真要娶呢?”

“若你念在昔日情分上,就讓我與你一同去。”

“我不會成全你。”他如此說。

未因眼皮跳了跳,看來,這個梁珂真是個難以解決的大麻煩。

卻沒想,穆何在一旁并不知前因後果,卻胡亂的挺身而出:“襄王有夢,神女無心,梁将軍,容我多一句嘴,我看你與巫女的婚事還是不要勉強。”

梁珂見是宣國太子,冷冷看了他一眼,說:“不勞太子費心,自古以來,婚姻就是父母之命,媒妁之言,就連你的婚事也未必稱心如意吧?”

未因連忙插話:“我與太子自然是郎有情,妾有意,美滿得很。梁将軍何來此一說?”

穆何眼中又驚又喜,仿佛受寵若驚。

梁珂無言以對,拂袖而去。

顧清河見這數面之緣的皇姐,對她點了點頭。知道他們一定誤會了自己與梁珂的談話。

未因對她道:“自己的幸福一定自己争取,千萬不要輕言放棄。上天會眷顧癡情人的,你定會如願。”

就算她不能如願,未因也一定想法讓她如願。

其實隻是梁珂不願意她前去戰場,找了個由頭把她留下來而已。但是顧清河懶得與他們解釋這麼多。

隻是點點頭,作别離去。

穆何看着未因,眼中桃花朵朵,笑道:“方才你說我們兩個郎有情妾有意可是真心?”

她一驚,看着這仿佛到了**期的穆何,寒毛聳立,道:“非也非也,太子可莫要把玩笑話當真。”

她一驚,看着這仿佛又到了**期的穆何,寒毛聳立,道:“非也非也,太子可莫要把玩笑話當真。”

穆何卻不聽她說,自顧自地吐出一大串話來:“自我幼時,便一直做一個夢,夢中總是有個女子,她總是在我唠叨,說一些我從沒聽過的事,就這樣,在夢裡,我陪她度過了春秋數載。”

“時間一長,我便想,世間真有這樣一個女子嗎?她會皺着眉頭,和我說傷心事,會喜笑顔開,對我說快樂事,會和我度過長長久久的時光嗎?”

“當我第一次見到你時,我便知道,那個人就是你。”他頓了頓,輕輕笑了笑,“其實,若你真是癡傻,我也不會在意。”

未因聽完他這番肺腑之言,愣住了,這還是她認識的穆何君嗎?還是說他來了凡間一趟,被紅塵蒙了心智。

過了很久,她思量着,不知該如何答話,終還是找了個不成理由的借口:“我有些乏了,先走一步。”

借着月光,她倉皇地逃回了蘭鸾殿。隻覺得胸腔中有些悶悶的,許是第一次有人對她如此告白,現在還有些吃不消。

在她撐着門框稍微喘口氣時,卻聽見身後一聲清亮的聲音:“看來,顧清河沒能得償所願,你倒是在這凡間覓得如意郎君了!”

她轉頭一望,見荼翎從門口進來,立在屋内,神情冷漠,雖是在開玩笑,面上卻無一絲笑意。

“看來冥王最近有些閑,倒是管上月老的事了。”未因以為他是在暗中嘲弄她,雖她隻是個小小的司星小仙,可怎能任由他嘲弄呢。于是立刻回嘴損他。

小說《星河迢迢月未歇》 第十一 試讀結束。

相關内容推薦:

猜你喜歡

  1. 遊戲小說
  2. 玄幻小說
  3. 重生小說
  4. 懸疑小說

網友評論

還可以輸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