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二筒閱讀網 > 女生 > 古代言情 > 桂花蒸

更新時間:2019-08-12 14:44:21

桂花蒸

桂花蒸 大姑娘浪 著

許彥卿桂喜 言情虐戀古言仙俠

《桂花蒸》小說簡介主角叫許彥卿桂喜的小說叫做《桂花蒸》,本小說的作者是大姑娘浪創作的古言類型的小說,情節引人入勝,非常推薦。主要講的是:許彥卿看着一隻小蠓蟲掉進燈油裡,愈掙紮愈深陷,他嗓音溫潤起來:“一見鐘情不過是見色起意,吾不是這樣的人!”“吾的白月光在皇城女中讀書,你的大武生在宮裡唱戲,相逢可期,卻不是當下。”...《桂花蒸》第七章許家親免費試讀清晨林鳥争鳴,喚醒一簾春夢。馬車行聲打破青石巷道...

精彩章節試讀:

《桂花蒸》小說簡介

主角叫許彥卿桂喜的小說叫做《桂花蒸》,本小說的作者是大姑娘浪創作的古言類型的小說,情節引人入勝,非常推薦。主要講的是:許彥卿看着一隻小蠓蟲掉進燈油裡,愈掙紮愈深陷,他嗓音溫潤起來:“一見鐘情不過是見色起意,吾不是這樣的人!”“吾的白月光在皇城女中讀書,你的大武生在宮裡唱戲,相逢可期,卻不是當下。”...

《桂花蒸》 第七章許家親 免費試讀

清晨林鳥争鳴,喚醒一簾春夢。

馬車行聲打破青石巷道内悠遠的靜谧,碾碎夜雨蕩下的落花,轱辘圈圈沾滿桂香。

不曉誰喊了聲:“許二爺回來哩!”

樓閣上的大姑娘,似無意兒半開窗牖,紅着臉希得那嚴遮的車簾能挑開、内裡人擡頭把她相看一眼。

門邊蹲着生煤爐的貧婦,蒲扇扇不動,神情有些惘然,想起數年前午夜一恍而過的富貴太太夢,而流光隻知一心一意催人老,她現在連夢都那無。

挑擔的麻油哥、砍柴的樵夫及賣小玩意的貨郎,皆避讓到屋檐下,唯有騎自行車的巡捕或胳臂挾包的銀行書記,朝坐車夫旁的許錦滿面笑容的揚手招呼。

一群衣衫褴褛的孩子追着馬車側邊跑,嘴裡脆生生嚷着:“二爺發财,二爺發财!”

許錦掏出早備好的布包,抓出一大把往地上撒,孩子撒歡兒追着亂滾的銅闆,有枚滴溜溜停在銀行書記油光蹭亮的皮鞋邊,他清咳一聲挪腳尖遮住,趕到的孩子朝他扮個鬼臉跑開了。

馬車漸行漸遠,秋日的陽光還在牽絆那一團褐色的廓影,車簾兒一直不曾挑起。

大姑娘失望地阖起窗,貧婦被爐煙熏酸了眼,孩子們一哄而散,銀行書記這才彎腰撿起腳底偷藏的那枚銅闆,吹了吹浮塵塞進口袋裡。

青石巷道又恢複了靜谧。

馬車停在一處大宅子門前,烏油大門敞着,裡頭靜悄悄的,許彥卿不緊不慢撩袍跨進檻内,老管事許隽擦着額頭汗匆匆迎來,低聲禀報:“謝家太太領着個小姐在明間聊話,太太說二爺若回來,定要去她那裡坐坐。”

許彥卿的未婚妻,即是謝家的嫡女,名喚謝琳琅。

謝家從前按資排輩在這裡算不得什麼,隻是前年始,他家三爺謝祺被提拔在宮裡做事,聽聞頗得器重,還把謝琳琅接到京城女中念書。

許家忌着這層幹系,倒也未多嘴,原想不過去一年半載便回,哪想兩年彈指過了,那謝琳琅還未曾有歸意。

許母便老大的不樂意,明裡暗裡在那幫闊太太面前、輕描談寫地丢了幾句話,大抵就傳進謝家的耳裡。

許彥卿揉揉眉宇間的疲倦,辄身往北面上房方向走,才進得院裡,廊前立着三五丫頭便要入房回話,他擺擺手阻了,漸近至簾栊前,已聽得母親略顯激動的聲調:“還需得一年才回轉?彥卿的三弟五弟這兩年娶妻納妾,兒女都咿啞會學語哩,每至逢年過節,其它幾房和和美美,唯有他孤零零單着,若是老爺還在的話,豈容你們謝家這般興風作浪不識好歹。”

"老姐姐莫生氣........"謝太太溫聲慢語才開口,又被許母打斷:“我家彥卿一表人材,有學問,又溫和又儒雅,把家業打理的是風聲水起,王中堂家的小姐,李行長家的閨女,還有趙家薛家.....都比西施賽貂蟬似的,一個美過一個,整日裡隻等我一句話。”

“又不是天下的女孩兒都死光了?非巴巴就你家的小姐不可?念着這是老爺在世時訂的親,若不為顧着他的臉面,我早就.......”下面的話聽來多少有些不堪了。

猜你喜歡

  1. 言情小說
  2. 虐戀小說
  3. 古言小說
  4. 仙俠小說

網友評論

還可以輸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