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二筒閱讀網 > 女生 > 古代言情 > 夕衡傳

更新時間:2019-08-13 15:16:51

夕衡傳

夕衡傳 雙生橙子 著

秦暮夜曲未晚 玄幻校園言情宮廷

《夕衡傳》小說簡介精品小說《夕衡傳》由雙生橙子所編寫的古言類型的小說,本小說的主角秦暮夜曲未晚,書中主要講述了:她是一國尊貴的公主,本該縱享安穩的人生,卻幾經波折,逃不開情這個字。他是大秦皇帝,他經曆苦難,所過的日子暗無天日,變得心狠手辣。曲未晚就像是一束光,照進心間,秦暮夜害怕失去,苦苦相逼,想要将她綁在身邊,然而她性格剛強,不願妥協。他心懷大志妄圖一統天下,她卻是鄰國的權傾朝野的公主...........

精彩章節試讀:

《夕衡傳》小說簡介

精品小說《夕衡傳》由雙生橙子所編寫的古言類型的小說,本小說的主角秦暮夜曲未晚,書中主要講述了:她是一國尊貴的公主,本該縱享安穩的人生,卻幾經波折,逃不開情這個字。他是大秦皇帝,他經曆苦難,所過的日子暗無天日,變得心狠手辣。曲未晚就像是一束光,照進心間,秦暮夜害怕失去,苦苦相逼,想要将她綁在身邊,然而她性格剛強,不願妥協。他心懷大志妄圖一統天下,她卻是鄰國的權傾朝野的公主.........

《夕衡傳》 第六十六章:妖女 免費試讀

因為将朱同帶過來的人安排一些進琴坊,不用再去找人,隻花了些時間買了一批上好的琴進來,在去找了幾個琴藝不錯的技師過來。隻花了三天時間便将已經弄好了。

白出聞此消息已經提前将之前酒樓之中的事情辭掉,曲未晚剛剛用過早膳,便見到他牽着無雙進來,無雙一看見曲未晚眼睛就亮起來,就好像天上的星星一樣,閃閃發光。

曲未晚覺得有些好笑,白出見此也笑了笑:“這孩子,真是一點都不見外了,他性子有多沉悶,又不能說話,我也不敢将他送到學堂,怕他受人欺負。沒有一個同齡的孩子作伴,往日離最是粘着我,現在反倒是天天盼着到你這來。”

曲未晚笑了笑:“小孩子,都是喜歡玩,如今難得找到了喜歡的東西,可不是念念不忘嗎。”說完看向無雙,“不過今天不能陪你下棋了,今日我有事情,改日再來。”

白出顯然已經跟他說過了,他乖巧的點了點頭。

之後曲未晚被阿青推着到了琴坊,順便将小小也帶上了,因為顧慮着到時候人多眼雜,故而朱同也在一旁,曲未晚注意到朱同是不是就看一眼小小,好似小小是什麼嫌疑深重之人一般。

曲未晚見此無聲的笑了笑,倒是注意到阿青看着朱同這般懷疑小小,心中有些竊喜。

曲未晚心中有些驚訝,但有覺得理所當然。當初在良國的時候,阿青就時常借着各種由頭到朱同面前,隻是當時她以為這兩人收拾自己身邊親近之人,故而走得近些也沒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。但是如今可就不一樣了,朱同沒有來之時,她分明感覺到阿青已經漸漸開始接受小小了,如今見朱同懷疑小小這般開心,顯然不隻是朋友這般簡單。

一到琴坊,就發現琴坊旁邊堵了好了多人,秦城夜不知道抱着什麼樣的想法,那脂粉鋪子,現在與曲未晚的琴坊同一天開張,就沖着秦城夜這王爺的身份,過來湊熱鬧的人也不少,出入的大都是大富大貴之人,連帶着曲未晚的琴坊,也有不少人進來。

白出将自己的那一架琴帶過來了,琴音泠泠作響,猶如山見細流靜靜流淌,漸漸吸引了不少人過來。

曲未晚見着也心中愉悅,秦城夜不知道什麼溜了過來,在曲未晚旁邊坐下,伸手拿了一塊旁邊的果脯扔進嘴裡,捉了皺眉:“太甜了,還是鹹的好吃,下次給本王準備些肉脯。”

曲未晚笑了笑:“可以,這琴坊開張,各種口味的茶點自然是不會少的了,早已有準備,要不要我差人給你拿點?”

秦城夜笑了笑:“算了吧,不過話說你這哪裡找來的琴師,不錯啊,竟然不比宮中專門培養的要差。”

曲未晚端起了旁邊一盞茶:“買了個宅子,相鄰,自然也就認識了,他的琴藝确實少有人能及。”

曲未晚抿了一口茶水,将茶盞放下,突然看到秦城夜之前提到的宋無言。曲未晚眯了眯眼睛,她可不相信,宋無言進來是聽琴買琴的,定是要生什麼事端。

那宋無言環視了一周,發現了曲未晚便直勾勾的盯着曲未晚,眼中滿是恨意。

秦城夜顯然也看到了這人,皺了皺眉頭,站起身來。

宋無言發現秦城夜,目光頓時一虛,但是很快又像是想起了什麼,頓時堅定了起來,當作沒有看見秦城夜。

朱同對敵意向來敏感,頓時看向宋無言,好似他有一點動作,下一刻就要屍首分家。

那宋無言顯然不是平常那些粗人一樣砸東西,他可是個讀書人,行為舉止都要注重禮儀,不失讀書之人的風範。他之往前走了兩步,就不再靠近,看着曲未晚身邊的小小,臉上有些忌憚之意。

宋無言伸出手來指着曲未晚,臉上滿是義憤填膺:“顧錦夕,你這個妖女,你怎麼還有臉面坐在這裡?”曲未晚看着他笑了,目光卻是淡淡的:“我自認為我什麼也沒有做,怎麼就成妖女了?”

宋無言聞言哼了一聲,看了一圈周圍的人,昂起頭來:“皇上開設科舉,讓我等寒門學子得以有出人投地的機會,何等聖明?可這妖女,就因為當初一些小沖突,便出言蠱惑皇上,讓皇上奪取在下功名,在下寒窗十年,這妖女一番話,盡數化為烏有。”

曲未晚笑了笑:“簡直可笑,我與皇上有什麼關系,不定是你自己說了什麼惹怒了皇上,自己做了錯事,就怪罪到我這一個小小的弱女子身上,這就是你所謂的文人風骨。不過我想,你就是一個小肚雞腸的小人,空有學識卻品行不端,你自己也說皇上聖明,又如何能被我迷惑?皇上明察秋毫,定然是看透了你為人,才奪了你功名,現在在這裡,說什麼皇上被迷惑,分明就是對皇上的決定不滿。”

宋無言聞言一陣,神色微變,這樣一頂大帽子扣下來他可頂不住,哪怕又太後為他撐腰,可就算如此,那也打不過皇上。但是想到自己還有底牌,強行鎮定起來:“牙尖嘴利,強詞奪理!還敢稱不是妖女,你若不是妖女,皇上又如何會不顧自己的性命去救你,皇上的龍體有關國本,豈容又所損傷?定是你施了妖法。”

宋無言話落,圍觀之人頓時就交頭接耳了起來,看向曲未晚的眼神都不一樣了,曲未晚深知人言可畏,這一聲妖女傳了出去,說不得就惹來了衆怒。

曲未晚笑了笑:“你這話我可就不贊同了,皇上仁厚,不忍心我糟了歹人毒手,怎的在你開來就是皇上昏庸,能夠輕易被迷惑。”

宋無言聞笑意更冷:“說的好聽,清者自清濁者自濁,皇上仁厚自然是心系天下萬名,又如何會輕易将自己陷入危機之中,況且乃良國之人,哪裡是皇上的子民,我看你就是良國派來動搖我大秦江山之人。”

這時候一直在後面看戲的秦城夜走上前兩步停在曲未晚身邊,看向宋無言,臉上帶着笑意:“說的好聽,我是為了五皇兄考慮,但是五皇兄是何情況難道本王不知道?論得到你一個被奪去功名的小小書生在這裡大放厥詞?說什麼為了五皇兄,可本王亦是皇族,你之前在酒樓之中一眼認出本王,本王對你還沒什麼印象,怎麼這次,卻當作不認識本王了,見了本王不行禮,你根本就是對皇室不敬,我看錦夕說的沒錯,你分明就是因為五皇兄奪去你功名心生怨怼。”

秦城夜一開口,無言頓時啞口無言。周圍之人看向宋無言,眼神頓時奇怪了起來。

猜你喜歡

  1. 玄幻小說
  2. 校園小說
  3. 言情小說
  4. 宮廷小說

網友評論

還可以輸入200